<nav id="aggqg"></nav>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
<xmp id="aggqg">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
  • 首頁>委員風采

    阮詩瑋:有患者在等我

    2022-03-22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阮詩瑋:全國政協委員,福建省政協副主席,民盟福建省委會主委,福建中醫藥大學附屬人民醫院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臨床重點??疲ㄖ嗅t專業)腎病科學術帶頭人。

    在中醫崗位上,阮詩瑋已經工作了近40年。

    “有患者在等我。”采訪那天,剛見面打了招呼,阮詩瑋便大步流星走向診室。

    緊隨其后,我們看到——門診室內,一方小枕頭上患者的手腕已搭上了三根手指?;颊呱眢w微微前傾,喚了聲“阮大夫”,便目不轉睛盯著阮詩瑋,眼神里充滿了信任。

    行醫、行政、科研、教學……年復一年,阮詩瑋在不同角色中穿梭,濃密黑發已添了許多銀絲,但他依然飽含激情、滿懷溫情。他胸中跳動的那顆“仁心”,是他始終不忘的初心。

    走路都帶風的“戰士”

    高山、廊橋,石板街、小徑筍……這是阮詩瑋對家鄉福建寧德周寧縣的悠悠記憶。

    1960年春天,阮詩瑋出生在周寧縣的一個小山村。小小年紀,扛起鋤頭,有模有樣。幼年的阮詩瑋,總愛幫著母親干農活,犁田、挑糞、種菜……竟也是真的樣樣在行。“我母親當時逢人就夸我會是個‘大’農民。”

    但他成為醫生,絕非偶然。

    俗話說,“人吃五谷雜糧,哪有不生病的”,可真的目睹了周邊親人、鄉里鄉親生病時痛苦的模樣,阮詩瑋幼小的心靈難受極了。尤其當他眼睜睜看著鄰居玩伴被哮喘病奪去生命,“長大后,我要當醫生,拯救病人。”他說得斬釘截鐵。

    然而,特殊年代讓這個樸素夢想變得遙不可及。因為“文革”,阮詩瑋的童年和少年時代可謂草草結束。1976年6月,他從縣一中順利畢業后,再次拿起鋤頭,成為生產隊的一名普通農民。

    “我們家兄弟姐妹多,我三哥當時已經是一名工農兵學員,我姐姐1974年高中畢業后,也在生產隊勞動,表現都很好。”阮詩瑋回憶自己從充滿朝氣的學習生涯回歸到樸實平淡的鄉村生活,雖然有點沮喪,但仍相信廣闊天地大有作為。

    那一年間,在當好農民的同時,阮詩瑋還以民辦老師身份在家鄉的中學教授數學,并擔任學校共青團負責人。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1977年10月那個難忘的傍晚,“我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聽到了那則振奮人心的消息:國家決定恢復高考!”這一刻,阮詩瑋心中的醫學夢也被重新點燃。

    但隔天清晨,興奮散去,冷靜下來的阮詩瑋對著門邊的鋤頭打量了許久。直到望見窗邊灑進來的陽光,他毅然起身,下定決心——一邊工作,一邊復習。

    “我告訴自己邊干邊學,拼一把!”

    在短短一個月時間里,阮詩瑋工作和復習兩不誤,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所幸,基本功扎實的他,不到一個月時間,幾門課程都復習得差不多了。

    回憶起彼時自己信心滿滿走進考場的模樣,阮詩瑋笑言,“像一名走路都帶風的戰士。”

    那一年,阮詩瑋填報了福建醫科大學中醫系(現福建中醫藥大學)作為第一志愿,并得償所愿。

    當一步一步走出了閩東北大山,阮詩瑋知道,兒時的夢想終于邁出了第一步。

    從跟名師到漸成一格

    1982年夏,歷經四年半的學習生涯,阮詩瑋穿上了夢寐以求的白大褂,成為寧德地區中醫院(現寧德市中醫院)的一名醫生。

    中醫向來有“傳、幫、帶”的優良傳統,對影響自己的諸位老中醫,阮詩瑋充滿感激之情。

    1983年,受醫院指派,阮詩瑋前往福鼎師從林上卿,任其助手,同吃同住,跟著號脈問診。“兩年的言傳身教,可以說為我的中醫之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尤其在選方用藥方面,阮詩瑋深受啟發,“林老運用烈藥果敢,每以經方舉大癥,吸收民間驗方研制烏金散治療淋巴結炎等多種疾病逾千例。”

    對醫學的熱愛,一直體現在阮詩瑋做筆記的習慣上。在從醫過程中,若是遇到一些重病患者,他就會將病情及治療經過詳細地記錄下來。

    而在記錄的諸多病例中,有一例令阮詩瑋印象十分深刻。在他跟診初期,接觸到了不少重癥病人,如當地一個村民因吃不潔洋芋而患絞窄性膈疝,林老只用了大陷胸湯加味,病人很快就痊愈出院了,“在當時,這令我十分振奮。”

    此后,阮詩瑋更加勤學好問,努力鉆研,在繼承傳統醫學精髓和林上卿、陳蔭南、黃農、汪濟美、肖熙、范德榮等老中醫臨床經驗的基礎上,提出了用藥的“邊際效應”,在號脈問診、遣方用藥上逐漸自成一格。

    一方面,阮詩瑋主張“六看”,即“一看天、二看地、三看時、四看人、五看病、六看癥”,綜合分析,審證求因,辨證論治。同時,提出了寒濕病特點,闡述了該病的病因病機、理法方藥等系列問題,并編著了《寒濕論治》一書。這本系統論述中醫寒濕病的專著,得到業界的高度評價。

    另一方面,阮詩瑋創立了以病理(機)為基礎,以癥候為先導,根據體質之不同、時令之變化,辨病與辨證中西醫結合的腎臟病周期診療體系。其中,由他聯合研制的“保腎口服液”“益腎降濁沖劑”“益腎降糖飲”“己金排石沖劑”“尿感合劑”等藥劑在臨床上也有良好療效,省內外乃至海外華僑華人紛紛前來求治。

    如今,平日忙政務、周末忙坐診,成了阮詩瑋生活的主基調。每周六一大早,他準時在福建中醫藥大學附屬人民醫院出診,原本半天的門診,常常一出診就是一整天。雖然門診限號,但他總不忍心拒絕遠道而來的病人,有時甚至坐診至晚上10點多才結束。

    致廣大而盡精微

    博采眾長而不故步自封,此為君子修身之道,亦是阮詩瑋的學醫之道。

    2004年,阮詩瑋任職第四屆福建省中醫藥學會會長。承先啟后,推陳出新,在一次常務理事會上,他提出了閩醫學派和閩派中醫藥的理論,并成為閩醫24流派之一福建閩山中醫腎病學術流派創始人,將諸多“傳、幫、帶”的老中醫尊為“閩山學派”第一代祖師。

    在中醫發展的歷史長河中,有易水學派、河間學派、嶺南學派,有補土派、攻邪派、養陰派……為何不像大多數中醫學術流派以家族或姓氏來命名,而是取“閩山”二字,我不禁問向阮詩瑋。

    “傳統中醫藥學猶如巍巍高山屹立于世,需要一代又一代中醫人的不斷探索與攀登,不斷繼承和發掘其中的價值,不僅要‘致廣大’,而且還要‘盡精微’‘格物致知,精勤不倦’。所以,我把我們學派的名稱命為‘閩山’,蘊含著我們要有博采眾長、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繁衍發展的毅力與決心。”

    同時,阮詩瑋表示,包括閩山中醫腎病學術流派祖師林上卿在內的流派主要傳承人都出自福建山區,也寓意著“山人自有妙計”。

    上巳菜、鹽膚木、六月雪、車前草、石橄欖……擅用這些田間地頭不起眼的草藥及道地藥材、吸收民間驗方研創制劑,便是閩山中醫腎病學術流派傳承人獻出的一大“妙計”。

    今年18歲的周寧縣男孩小葉,早前一直是福建省人民醫院腎病科的老病號。10歲那年因外感出現雙下肢皮疹、腹痛,隨后出現顏面及雙下肢水腫。一直以來,輾轉多家醫院,病情反復,嚴重影響了生活和學習。3年前,他前往省人民醫院就診,接待他的就是閩山中醫腎病學術流派第三代傳承人丘余良,阮詩瑋的得意弟子。

    “當時我們見到那孩子,他因腎病長期服用激素藥物,整個人是腫脹的。問診得知,周寧縣氣候寒濕,激素治療后,腎炎好轉,可因抵抗力弱,容易感冒,一生病腎炎就反復,如此惡性循環。”丘余良說:“到院經腎穿刺活檢病理診斷為‘輕度系膜增生性腎小球腎炎’,根據精準的病理基礎,以及小葉的體質、周寧當地氣候等特點,予‘麻黃連翹赤小豆湯’聯合激素治療,二周后他身上的皮疹消失,雙下肢水腫消退,病情逐漸好轉后,僅口服保腎口服液,現在定期復查即可。”

    “傳承中醫的‘玄機’則在于讀經典、重臨床、跟名師。”自1995年跟師阮詩瑋,丘余良坦言,對于中醫傳承的理解愈發深刻。他堅信,“一個好中醫,相當于一所全科醫院。”

    而采訪中,阮詩瑋話語間更多的憧憬是,“仁者樂山”,醫生的最高境界是“仁醫”,希望閩山學派的同道們都能朝著“仁醫”的方向邁進,以“醫術第一,病人至上”為宗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提案激起的“浪花”不斷翻涌

    在多年來的履職路上,阮詩瑋始終堅持“懷揣民意,為民發聲”。

    2017年,在國家全面放開二孩政策背景下,面對人民群眾對解決早期教育問題的強烈呼聲,阮詩瑋開始多次走訪基層調研,歷經半年多,對提案有了精準“定位”,“當前,要加快構建全省0~3歲兒童早期發展公共服務體系。”

    2018年,阮詩瑋期待已久,也做足準備。在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期間,他就《關于構建全省0~3歲兒童早期發展公共服務體系的建議》作了大會發言。當天會后,這件提案立刻引起了廣泛關注。

    但構建體系,談何容易?

    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召開前夕,阮詩瑋帶著這件提案參會。在建議里,他提出了“加大公共財政投入,以群團組織為生力軍構建家庭輔導推進機制,以監管為抓手提高兒童早教質量”等建議。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件提案引起了大會關注和委員共鳴,被列為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重點提案。

    這件提案得到了國家衛健委、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教育部和全國婦聯等相關部門的重視,“很多部門對我的提案內容多次研究,并于當年9月給我發來了聯合答復。隨后,國務院出臺了《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相關部門采取措施推動科學育兒理念和方法的普及。”

    令阮詩瑋欣喜的是,經過試點,福建各地已探索出不少優生優育服務新模式,如福州尤溪縣的“父母課堂”、漳州龍文區的“農家親子小屋”、泉州永春縣的“家園互助小組”、福安市的“啟智屋”、莆田荔城區的“智慧早教”微課堂……

    年復一年,阮詩瑋的這件提案激起的“浪花”還在不斷翻涌……

    同時,阮詩瑋也沒有停下腳步。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他帶著《關于促進0~3歲嬰幼兒早期教育發展的建議》的提案又來了。

    “調研中,我發現普惠托育服務體系的構建仍存在供需不匹配、管理不完善、發展不充分等問題。”阮詩瑋建議,從抓政策落地、抓示范引領、抓信息管理、抓人才建設、抓崗位職責等方面予以加強。

    “建議加快完善中醫人才培養配套措施”“建議汲取戰“疫”經驗,加快中醫藥事業改革發展”“建議加快促進我國民辦教育機構健康發展”“建議縮短基礎教育學制,取消中考普職分流”“建議通過完善文化創作生產機制體制等方式實現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推進文化強國建設”……數十年如一日,阮詩瑋還把履職關注點放在了中醫人才培養、教育改革、文化發展、文物保護等方面。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初心是我們的承諾與信念,是我們承前啟后的責任與擔當。”采訪最后,阮詩瑋這樣分享自己的履職思考。

    (記者 王惠兵)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永久无码免费α片,超高级爆乳女仆在线观看,哒哒哒www视频在线影院免费
    <nav id="aggqg"></nav>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
    <xmp id="aggqg">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