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aggqg"></nav>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
<xmp id="aggqg">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
  • 首頁>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

    只為大江濟大河——全國政協“南水北調西線工程中的生態環境保護問題”專題調研綜述

    2021-08-18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2002年,國務院批復了《南水北調工程總體規劃》,明確東、中、西三條調水線路,分別從長江下、中、上游調水,溝通長江、淮河、黃河、海河4大江河水系,構成我國“四橫三縱、南北調配、東西互濟”的水資源配置格局。如今,東、中線一期工程已累計將400多億立方米的長江水調到了北方缺水地區,1.2億人直接受益,西線工程卻仍處于前期論證和方案比選階段。

    今年的5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推進南水北調后續工程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強調,南水北調是我國跨流域跨區域配置水資源的骨干工程,要審時度勢、科學布局,準確把握東線、中線、西線三條線路的各自特點,加強頂層設計,優化戰略安排,統籌指導和推進后續工程建設。“十四五”規劃綱要也明確提出,推動南水北調東中線后續工程建設,深化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方案比選論證。這些都為西線工程的推進指明了方向,按下了加速鍵。

    西線工程是南水北調工程中問題最復雜的調水線路,各相關方在工程建設必要性、生態環境影響、地質條件、民族宗教影響、水力發電損失、經濟可行性和水價承受能力等方面存在分歧,導致西線工程遲遲沒有開工建設。為進一步聽取各方訴求,優選最佳方案,7月14日至22日,全國政協副主席、農工黨中央常務副主席何維率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南水北調西線工程中的生態環境保護問題”專題調研組驅車近3000公里,深入四川、青海、甘肅3省成都、德陽、阿壩、甘孜、果洛、甘南、定西、蘭州等地20余個縣(市、區)實地調研,并召開座談會廣泛聽取川青甘三省地方政府及相關部門的意見建議,組織委員和專家進行研討交流。

    調研組認為,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是從根本上解決黃河流域及西部地區水資源短缺的戰略工程,要站在“保護好青藏高原生態就是對中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最大貢獻”的政治高度,堅持生態保護第一,盡最大可能減少工程對生態環境的擾動影響,把供水區的損失降到最低、把受水區的效益發揮到最大。

    調研組在四川省甘孜縣雅礱江干流流域結合西線工程規劃線路圖實地調研

    西線不是“夕”線,而是“希”線

    自1952年秋毛澤東主席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點水來也是可以的”的宏偉構想以來,黃河水利委員會已牽頭開展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論證近70年。先后經歷初步研究階段(1952年~1985年)、超前期研究階段(1987年~1996年)、規劃階段(1996年~2001年)、項目建議書階段(2002年以來)四個階段。2012年起,黃河水利委員會組織開展南水北調工程與黃河流域水資源配置的關系研究、一期工程若干重要專題補充研究。2018年5月,又組織開展了西線工程規劃方案比選論證工作。

    70年來,先后有3萬余名工程技術人員,組織500余批次西線調水勘察,涉及調水河流有怒江、瀾滄江、通天河、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等,涉及國土面積115萬平方公里,先后形成200余個方案。

    70年來的“埋頭苦干”讓有關西線工程的數據研究和資料儲備越來越豐富厚實,70年來的“議而不決”也讓不少人對西線工程的未來產生了懷疑,“爭議太大、工程難度太高,可能不會有下文了”“現在的問題根本不在怎么調,而是應不應該調都沒有達成共識”“即使調也必須縮小規模,少調一點的可行性更大”等說法不絕于耳,但黃河水利委員會一直沒有停下前期論證的腳步。

    西線工程真的是可有可無嗎?面對西線工程方案設計過程中出現的猶豫與動搖,全國政協委員、水利部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副院長李原園斬釘截鐵:“西線工程事關黃河的死活,事關西部地區、民族地區的安全和發展。雖然不能只靠長江來救黃河,但必須先把通道打通,必須調足夠量的水!”

    資料顯示,黃河多年平均徑流量約為580億立方米,近些年降到535億立方米,第三次水資源調查,黃河的徑流量已經低至490億立方米,相較八七分水方案減幅達到15.5%,徑流量僅為長江的5%,但卻承擔著全國15%的耕地面積、12%的人口及50多座大中城市的供水任務。缺水已經成為黃河流域和相關地區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一大瓶頸。

    “按照我們的設計,西線一期工程可向黃河流域補充水資源80億立方米,考慮退還擠占河流生態用水以及城鎮生活退水,可增加頭道拐斷面生態水量30~40億立方米、利津斷面生態水量約20億立方米。對保護和修復河流生態系統、維持河流廊道生態功能有積極作用,對于改善黃河上中游河段生態環境狀況、保障我國西北華北地區的生態安全也具有重要意義。”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南水北調西線項目設計副總工程師景來紅表示。

    在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主席任亞平看來,少數民族聚集的西北地區由于自然地理環境限制和水資源短缺,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嚴重滯后,人民生活水平較低,與東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差距較大,東西部發展不協調、不平衡的問題十分突出。“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的建設實施,可為西部地區有效補充生產生活戰略水資源,促進西部地區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為實現國家東西部、南北方區域協調發展提供重要戰略支撐。”

    “西線工程建設還可以進一步統籌國家水資源優化配置,實現水資源南北互濟,構建國家戰略水網體系。”全國政協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清華大學土木水利學院教授、青海大學校長王光謙表示。

    他提出,西線一期工程主要解決的是黃河上中游及河西石羊河的缺水問題,遠期可根據發展需要,實現兩頭延伸,調水區線路向西南延伸,從雅魯藏布江、怒江、瀾滄江等西南諸河調水,受水區供水線路從河西走廊向西北延伸,解決河西走廊、新疆吐哈盆地和南疆缺水問題,進一步構建和完善我國水安全保障體系。

    目前,西線工程經過多年各方共同研討論證,擬采取上線40億m3+下線130億m3的調水方案,其中上線分別在雅礱江干流、雅礱江支流達曲、泥曲和大渡河支流杜柯河、瑪柯河、阿柯河興建6座水源水庫,聯合自流調水40億m3,在賈曲河口入黃河;下線利用金沙江規劃葉巴灘水電站庫區調水50億m3、利用雅礱江干流兩河口在建水電站庫區調水40億m3、利用大渡河干流雙江口在建水電站庫區調水40億m3,在岷縣入黃河支流洮河。

    該方案已于2020年12月由水利部上報國家發改委,這一階段性成效,為西線工程盡早實現開工建設奠定了堅實基礎。

    最小的自然擾動,最大的生態價值

    在充分認識西線工程對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和中西部地區發展重大戰略意義的同時,也要深刻認識到,西線工程作為超大規模的國家戰略工程,與三峽工程、南水北調東中線工程、川藏鐵路等重大工程一樣,不可避免會對生態環境、社會民生帶來一定的影響。

    “西線工程地處川青高原,區域生物多樣性豐富,分布有眾多環境敏感區及珍稀保護動植物,生態環境問題敏感復雜。從2000年起,水利部持續開展西線工程生態環境影響論證工作,目前上報的方案存在的主要生態環境影響問題是占壓(穿越)自然保護區、對調水河流生態水量影響、對珍稀保護物種影響等方面。”水利部規劃計劃司副司長李明介紹說。

    從大渡河流域上游丹巴河段的岷江柏木集中區到馬柯河川陜哲羅鮭棲息生境,委員們一路上邊看邊聽邊思考邊交流,將西線工程對生態環境可能產生的影響逐一列出:

    西線工程顯著提高了調水區河流開發利用率,削減了調水河流壩址下游約三至四成水資源量,對河流下游生態環境造成一定影響。

    工程區域生物多樣性豐富,工程建設將對沿線分布的大熊貓、川陜哲羅鮭、白唇鹿、云杉、岷江柏木等國家珍稀瀕危保護動植物生存棲息造成一定影響。

    工程區域分布有三江源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水源水庫和輸水隧洞不同程度地淹沒和穿越了部分自然保護區和生態保護紅線,存在一定的環境制約性因素。

    工程建設面臨高地應力、地震帶等復雜地質因素影響,隧道施工面臨巖爆、大變形、塌方乃至突泥涌水等災害風險,施工條件復雜、難度較高。

    工程隧洞穿越距離長,工程量大,施工期豎井、支洞等臨時輔助工程建設將產生大量棄渣,對區域森林、草地、河湖等生態系統造成一定影響。

    此外,工程建設周期長達10年,涉及移民搬遷、工程建設、生態補償、電力補償等多個方面,投入較大。

    對于這些不利方面,委員們的共識是:西線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總體可控,面臨的困難有條件解決,不存在對生態環境的重大影響或不可抗力的制約因素,但必須對存在問題進行逐一研究、深入論證,尋求有效解決方案,力爭把工程對生態的擾動影響降到最低。

    “新建水源工程對自然保護區主要是淹沒影響,可以通過優化工程方案和布置,盡可能減少淹沒面積,避免淹沒核心區,不可避免的,按照規定和要求采取相關保護措施,盡可能減低生態環境影響。”全國政協委員、成都理工大學副校長、地質災害防治與地質環境保護國家重點實驗室常務副主任許強表示。

    “西線一期工程規劃輸水線路740公里,隧洞長度731公里,占線路總長的98.8%,輸水線路均以地下隧洞方式穿越自然保護區、穿越大熊貓棲息地,對生態環境影響不大,但要高度重視生態環境修復和棄渣妥善處置,采取措施盡可能減輕對生態環境的不利影響。”全國政協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自然資源部原副部長曹衛星說。

    “下線輸水線路穿越白唇鹿棲息生境,但施工高程均在海拔3100米以下,低于其3500米以上主要棲息生境;下線雙江口水電站庫區淹沒范圍涉及岷江柏木和紅豆杉集中生長的區域,可采取移栽方式緩解影響;川陜哲羅鮭棲息地位于上線的霍那水庫壩址下游28公里處,調水后徑流可恢復至調水前的70%左右,對魚類及棲息地影響程度可控。”中國地質調查局水資源調查監測中心首席科學家李文鵬表示。

    “西線工程是個生態工程,一定要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系統治理,嚴守生態安全的底線。‘惹不起’的地方,我們就‘躲一躲’,要用最小的自然擾動,實現最大的生態價值。”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原國土資源部部長、國家土地總督察姜大明總結道。

    充分論證基礎上的科學規劃

    在調研組看來,西線工程雖然還沒有具體的開工時間表,但其實需求迫切,需要進一步加快規劃方案比選論證工作,用兩年左右時間開展重大問題研究,兩年左右時間進行立項決策論證,力爭在“十四五”期末實現開工建設。

    “這里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總的基調應該是:堅持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治水思路,遵循確有需要、生態安全、可以持續的重大水利工程論證原則,切實滿足西部地區最緊迫和最必要的用水需求,構建科學合理的生態補償機制和水資源利益分配機制,實現流域整體和水資源空間均衡配置。”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原駐會副主任凌振國表示。

    全國政協委員、民革河北省委會副主委、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組織委員會規劃建設發展部副部長沈瑾認為,建立西線工程的高層次議事協調機制非常必要。“建議成立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規劃建設領導小組,由國務院相關負責同志任組長,國家發展改革委、水利部、生態環境部、自然資源部以及調水區、受水區?。▍^)政府共同參與,協調推進西線工程方案比選論證和規劃建設工作。”

    “重大問題的研究論證也不是單由一個部門就能完成的,要在領導小組的領導下分工合作。”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中央常委、水利部調水管理司司長朱程清提出,由國家發改委牽頭開展規劃方案總體論證,水利部牽頭開展工程調水規模論證,生態環境部牽頭開展工程環境影響評價,自然資源部牽頭開展環境地質調查和影響分析,國家林草局牽頭開展工程建設對自然保護區和陸地生態系統影響論證,國家能源局牽頭開展調水區水電開發影響評價,為西線工程立項決策提供官方權威的科學依據。

    雖然西線工程具有自己的特殊性,并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但充分汲取南水北調東中線和其他調水工程的經驗教訓十分必要。“一定要尊重客觀規律,重視生態環境保護,科學審慎論證方案,使西線工程的論證更加科學、環保,確保拿出來的規劃設計方案經得起歷史和實踐檢驗,實現經濟、社會、生態效益相統一。”李原園表示。

    “建議從中央層面通盤優化水資源配置,統籌兼顧長江和黃河的生態保護、環境治理和水量調度,科學研判氣候變化對長期供水的影響,合理確定工程調水規模和總體布局,調水規模宜大不宜小,取水水庫宜少不宜多。”王光謙說。

    調水與節水的關系也是委員們關注的重點。大家認為,應堅持先節水后調水,在全面加強節水、強化水資源剛性約束的前提下,統籌加強水資源需求和供給管理,精確精準調水,優化水量省際配置,加強從水源到用戶的精準調度,最大程度滿足受水區合理用水需求,堅決避免敞口用水、過度調水。

    姜大明提到了生態補償機制的建立問題。他認為,應加大中央財政生態補償轉移支付力度,研究受水區對調水區的補償方案,加大調水區生態保護支持力度,確保調水區生態安全,保障經濟社會穩定和可持續發展。“同時,還應參照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模式建立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規劃建設基金,鼓勵吸引社會資本投入工程規劃建設。”姜大明說。

    跨流域調水工程是優化水資源配置、解決缺水問題的重要手段,是實現“空間均衡”的根本措施,而西線工程是解決黃河流域缺水問題的根本之策。雖然工程建設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但有了偉大設想和科學規劃,黃河治理未來可期。

    (文/圖 記者 呂?。?/p>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永久无码免费α片,超高级爆乳女仆在线观看,哒哒哒www视频在线影院免费
    <nav id="aggqg"></nav>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tt id="aggqg"></tt></menu>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
    <xmp id="aggqg">
    <menu id="aggqg"><strong id="aggqg"></strong></menu>